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网易少林小子的博客

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应该怎样安排自己的大学生活  

2015-02-22 21:20:00|  分类: 高考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少林小子

 

念大学的准备系列讲座
念大学的准备系列讲座 - 少林小子 - 网易少林小子的博客 ——傅佩荣

念大学的准备之一(调整基本心态)

大学普遍设立之后,学生自然倍增,但是量多一定代表质差吗?关于学生的素质,应该分由两方面考核:入学时与毕业时。后者当然比前者重要,这也是学生念大学的主要理由。那么,我们能够期待学生毕业时表现何种素质呢?说得夸张一些,答案就是”脱胎换骨”:从里到外焕然一新,已经准备好,可以展开他个人的精采一生,可以承担社会的栋梁角色,可以规画地球的未来,可以写下历史的新页。我们连续说了几个”可以”,是就其可能性而言。没有这些可能性,又何必办大学?可能性在具体处境中能否实现,这当然须考虑各种相关条件,但是大学生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,一切都将化为泡影。常有年轻人问我:”如果重念一次大学,会如何安排这四年?”思前想后,我会从以下四点去考虑:一,调整基本心态;二,做好时间管理;三,达成学习目标;四,培养个人风格。

首先,调整基本心态:

跨进大学的门坎之前,学生对于学习早已形成基本的心态,其中最明显的就是”被动”。所谓被动,是指行为的动机由外而来。中学时代功课繁重,在父母的殷殷期盼与老师的严管勤教之下,学生无异于被推着往前走,或者被拉着向前走。等到推力与拉力一起消失,学生很容易在同侪的互相影响下,落入享乐主义的陷阱。

一位母亲投书报社,说自己的孩子才念了一学期大学,寒假回家之后,每天都是睡到中午才起来,问他生活作息为何如此颓废,他的回答是”同学们都是这样”。这位母亲表示深深的忧虑,因为她想尽办法培养孩子上大学,绝不是为了这样的结果。当然,我们相信她的孩子过一两年或许会因为觉悟而有所改善,这也是许多大学生的经验,但是很可惜的是:大学四年转眼即逝,而这四年尤其是不可替代的。

为了调整心态,首先须明白大学的特色。大学的校园比较大,但是有些著名大学(如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)只有靠街的一两栋大楼,所以学生要问的是:自己需要多少空间?大学的图书馆比较大,动辄藏书以百万计(如台大就有三百多万册图书),但是学生要问的是:自己可以认真念完几十本书?因此,上大学不必着眼于校园大小、图书多少,因为这些对于任何”一个”学生都不成问题。大学最可贵的资源是教授。学生的困扰往往来自不明白”教授”这个族群的习性。

教授负责教学,但是他的基础在于研究,而光是研究就可能耗尽一位教授的大部分心力。不仅如此,教授还是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,对人群有一份使命感,必须参与或多或少的社会活动。既要从事研究,又要服务社会,那么教授还剩下多少时间与精力,可以用在教学上?于是,被动的学生与忙碌的教授就变成两条平行的轨道,若是上面没有火车驶过,彼此之间不容易产生默契。”火车”在此用来比喻一所大学的社会形象。当学生被人问到,”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位某某教授”时,学生与教授的师生关系才会生动地表现出来。当教授以反讽的语气说,”我们的责任只有一个,就是让学生念完四年大学之后,发现原来念大学是不必要的”,这时两条平行的轨道就非得接触不可了。

学生被动,老师实在无能为力。《礼记.学记》谈到老师等待学生发问,说:”善待问者,如撞钟,叩之以小者则小鸣,叩之以大者则大鸣。”老师就像一座钟,再怎么美好的钟,学生不肯敲击,它又怎能发出妙音呢?且以至圣先师孔子为例,大家津津乐道的”启发式”教学,就是他的专长。但是细究《论语.述而》,可知原文是:”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。举一隅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”前半句的意思是:不到他努力想懂而懂不了,我不去开导;不到他努力想说而说不出,我不去引发。由此可见,学生若是不够主动,没有自己想懂及想说,孔子是无从进行启发式教学的。

反之,学生若是像海绵一样,求知若渴,老师又怎么会推托拒绝呢?毕竟老师从前也曾是用功的学生啊!老师对于学生,有些像是父母对于子女,总是愿意倾囊相授,希望学生心领神会。方东美先生说:”一个老师最大的失败,就是没有教出胜过自己的学生。”正是这样的心意,才促成了学术的进步与文化的开展。

大学生若是了解教授的心思,应该立即调整自己长期以来的被动心态,主动学习及请益。我近乎唠叨似的强调这一点,实是因为我们的大学生淘汰率太低,平均只有百分之一。欧美先进国家的著名大学,淘汰率动辄百分之五十以上,以致学生从被动转向主动,真正做到孔子所说的:”学如不及,犹恐失之。”把学习机会看成瑰宝,生怕错过了任何一堂课,少学了任何一个观念。因此,大学新鲜人只要记得”主动”二字,必将带来丰收的四年

念大学要准备之二(做好时间管理)

大学生的必修学分有三:一是课业,二是社团,三是感情。如果还须打工赚钱,那么时间怎么够用呢?事实上,「时间管理」已经成为现代生活的重要观念,对社会大众是如此,对大学生更是如此。

相较于中小学生,大学生首度获得安排时间的自由。有自由就有可能犯错。一般人犯错可以声称「知过能改,善莫大焉」,大学生安排时间若是犯错,要改就嫌晚了,因为时间是不等人的。谈到如何分配时间,首先要认清自己准备达成的任务。以上述三种学分来说,课业是学生的首务,不然为什么念大学?这时考虑的是上课的时间与预习复习的时间。其次,社团大都是在课余时进行,每周花一、二个晚上就可以了。至于感情,则包括友谊与爱情,这种时间很难规定,所以必须重质胜于重量,并且要随缘而定,切忌勉强。

让我们取法乎上吧!在《哈佛经验:如何读大学?》(立绪版)一书中,作者莱特教授以其三十年的观察与研究,提出多项建议。其中关于运用时间方面,我们看到的是:哈佛学生平均每周上课十二小时,温习功课三十小时,课外活动二十小时。这种模式可以移植到台湾吗?我在台湾大学教书也快三十年了,我的粗浅观察是:学生平均每周上课十六小时「以上」,这还不包括加选辅系与双主修课程。但是问题出在「温习功课」上。学生每周花在这方面的时间「少于」十六小时,许多学生甚至不到考前根本没有温习功课的概念,因为他们在中学时代已经习惯被动地接受老师帮忙复习功课,现在上了大学全靠自己,而自己靠得住吗?

以哈佛学生来说,老师上课一小时,学生温习二点五小时,如此方可消化吸收并且真正受益。至于课外活动二十小时,则包括参加社团、休憩娱乐与运动等。以上所花的时间每周六十二小时,意思是:如果学生必须打工赚钱,还是可以找到额外的时间。一位耶鲁大学校长在欢迎新生入学时说:「各位来到大学,要做的是三件事:学习、理解与品味。」「学习」教授所讲授的,「理解」你所学习的材料,并且「品味」你所理解的心得。这三件事构成了求知的良性循环,若是由此养成终身学习的兴趣,将是人生的一大资产。

主轴建立之后,再谈社团活动。学生藉此锤炼人际关系、设计规划、组织行政方面的才干,在参与感、归属感、荣誉感的激荡下,逐渐养成健康的公民意识以及知识分子的使命感。社团大致分为三类:知识性、娱乐性与服务性。譬如我念大学时,参加合唱团,学会了许多好歌,既有知识性又有娱乐性;后来带着合唱团去义演,还到过乐生疗养院,这可以算是服务性了。我对大学生活的回忆,绝不能少了社团这一页。

在课业与社团之外,大学生还有感情生活。谈到感情,不能忽略三大原则:结缘、惜缘与随缘。结缘是从无到有;惜缘是肯定每一个当下剎那;随缘则是从有到无,像同班同学在毕业时必须互道珍重再见。大学生在念书的智商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,但是情绪智商呢?逆境智商呢?若是疏于调和自己的情绪,也无法协调人我的情感,就很容易出现迷惑与困扰的心情,甚至一时冲动而做出非理性的事。这方面的关键概念是:要培养「延迟满足欲望」的能力,亦即要学会忍耐,避免随心所欲;甚至在事与愿违时,能够化解怨天尤人的意念,转而成为自我检讨、自我改善的契机。

每个人都是一天二十四小时,但是四年大学念下来的成果却千差万别。细究其中的原因,绝不能忽略「时间管理」这一项。滴水可以穿石吗?可以,但是有个前提,就是恒心。大学生若是从不缺课,又能温习功课,每周如此,看似平常,却由之养成了坚毅的力量,情绪智商与逆境智商也将随之提升。聪明的大学生,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

念大学要准备之三(达成学习目标)

大学生的课业规划,是以本系的专业科目为主,并以通识科目为辅。谈到专业科目,令人担心的是:大约有一半的学生认为自己的兴趣不在他的本系科目。但是,这些学生真正了解自己的兴趣何在吗?未必如此,因为这种现象往往反映了「距离造成美感」,反正得不到的就是比较可欲。学生如果不赞成我的说法,不妨到他所羡慕的系去旁听几门课,就会知道该系的一些学生也有类似的念头,认为别系比较理想。

如果接受现况,想要念好本系的专业科目,那么面对三、四十门课,应该采取何种策略呢?我的建议是:不必要求自己全部拿A,毕竟大学不是中学,不需要如此斤斤计较,像个书呆子似的。即使是同一个系的科目,也可以细分为几个小组,因此念书的考虑是:每一科都要及格,但是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科目要名列前茅,依此形成自己的专长。将来如果有意上研究所深造,也可依此选择自己的主修科目。

学习的秘诀之一是「攻坚」。越是困难的部分,越要努力学会。简单的东西,大家都懂,接近常识的范围了;遇到困难的部分,才能分辨高下。这也是为什么在人文科学的领域,谁懂的外语越多,谁就越占有优势的缘故。外语只是工具,但是连工具都不够完备,还谈什么深入研究?在攻坚时所费的心力,绝对是值得的。读书的好处是:有耕耘必有收获。不过,在此必须补充一句孟子的话,他说:「有为者辟若掘井,掘井九仞而不及泉,犹为弃井也。」(《孟子.尽心上》)意思是:有所作为的人就像挖一口井,挖到六、七丈深还没有出现泉水,仍然是一口废井。学习专业科目不到精通的程度,就很可能毫无用处。当然,理论与实践之间难免会有落差,但是连课本都学不好,又怎么谈得上学以致用呢?

其次,通识科目也日益受到重视。一般而言,大学生若经不起诱惑,会把通识课程当成营养学分,在网络上流传某些不必点名、内容有趣、易得高分的科目,以致形成「选课人多,上课人少」的荒谬现象。此一现象固然要靠学校的管制与教授的要求来改善,但是学生本身的自觉与自爱才是我们关心的焦点。

通识科目的设计,是希望学生不要局限于某一系的课程,而能够了解其他领域的基本知识,进而培养均衡周延的心态,成为理性温和的知识分子。此外,依我浅见,所谓通识,仍然应该侧重人文科学,如文学、艺术、宗教与哲学。理由是:这几门知识既有普遍性又有根本性。试问:学生毕业进入社会之后,年龄与经验同步成长,他要凭借什么来「理解及评价」自己的作为与遭遇?面对人生必经之重重关卡,如「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、恩怨情仇、悲欢离合」这四句语词所描绘的处境,他又要如何安顿自己?

台湾的大学毕业生比比皆是,但是有多少人懂得安排休闲生活?合宜的安排必须兼顾「身、心、灵」三方面的需求。身体方面以运动及健身为主,比较不成问题。心智方面涵盖了「知性、情感、意愿」三种潜能的开展,分别针对着「真、美、善」三大价值,这时若不明白「为何」以及「如何」追求这些价值,人生难免陷于重重困惑中。至于灵性方面,则涉及个人对痛苦、罪恶、死亡的信念,甚至可以依托特定的宗教信仰,表现「在世而不属于世」的超越的情怀。

大学的通识科目如果未能教导学生探讨上述问题的线索与方法,不是让人遗憾吗?学生在离开大学之前,如果没有学会如何掌握相关的知识,进而为自己的人生勾画蓝图,不是更让人觉得惋惜吗?因此,大学生固然要以本系的专业科目为学习的主要目标,但是也切记不可忽略通识科目,因为后者永续发展的效应将是历久而弥新的。

念大学要准备之四(培养个人风格)

从人生的角度省思学校教育,可以发现一种双向过程。学校教育,从小学到大学,目标是「社会化」,就是栽培学生成为社会的一份子,可以融入群体生活。但是,到了大学阶段,就须面对另一个方向的挑战,亦即将来进入社会之后,不能只是扮演机器中的小零件,还须展现「个人化」的特色。社会化与个人化所形成的双向,如果协调合宜,才能使自我的一生过得充实而有意义。

受过大学教育的人,无论在形式上与内涵上,都应该取得「知识分子」的资格了。那么,我们对知识分子的期许,也可以转移成为对大学毕业生的期许。这种期许是宁高勿低的,约而言之,可得四点:

一,专业的知识与技能。大学所设的科系往往针对人类社会的需求,这种需求未必是眼前立即可以兑现的,因此大学绝对不等于职业训练所,学生念大学也不应该完全着眼求职的效率。然而,若是一毕业就失业,连安身的机会都没有,念大学又有何用?

处于上述两难之中,上上之策就是把书念好。把握了专业的知识与技能,正是立于不败之地;即使就业不顺利,也可以先念研究所。人生之路常有许多转折,得失成败不宜由一时的结果来断定。或许「把书念好」的习惯会转化为「把事做好」,然后在就业市场上步步高升呢!

二,通情达理的人生观。决定生活品质的,除了外在的经济条件之外,不可忽略内在的观念。美国曾公布一项调查,指出富人的自杀比例竟然高于穷人。原因或许是:富人的观念中,再也没有比金钱更值得追求的目标。因此,合宜的人生观至少要撑开生命的立体架构,肯定在人的身与心之上,还有属于灵性的层次。

所谓「通情达理」,就是要明白身心灵如何定位。简而言之,身体健康(延伸至有形可见的成就)是「必要的」;心智成长(包含知、情、意三方面)是「需要的」;以及灵性修养(譬如,宗教信仰所启发的无私与博爱)是「重要的」。认清这三者的特性,并以适当的态度来对待,其实才是人生最紧要的功课。

三,和谐理性的群己关系和谐加上理性,表示不是只求妥协而不顾原则。并且,群己关系也不表示没有个性。以孔子为例,他在学生心目中的处世态度是「温良恭俭让」,并且恪遵礼仪规定,对人彬彬有礼;但是当他看到当权者胡作非为时,也会痛心地说:「是可忍,孰不可忍?」他对虚伪的作为与表现,也会公开斥为可耻。

知识分子当然要有独立的思考及判断能力,但是这种能力不是为了标新立异或愤世嫉俗,而是应该奠基于个人的良知与专业知识上,并且对于知识始终保持开放的心胸,落实于不断追求新知的努力中。换言之,他所向往的是动态的和谐,是促使社会更公义、更仁爱的和谐。

四,深刻持久的社会责任感。知识分子若是只图个人的享受,在实际上并不困难。不过,顺着群己关系而来的,是希望整个社会的所有人都可以过得更快乐。知识即是能力,有能力就有责任,可以在自己的专业范围,为众人谋求最大的福祉。问题在于:如何做到深刻而持久?这时需要的是志同道合的朋友,大家互相勉励,但是必待群体响应,才可形成风潮。头冷心热的知识分子,永远对社会上的弱势族群保持关怀之情。

以上所论四点,并非凭空而来,而是分别经由大学中的专业科目、通识科目、社团活动,以及推扩个人情感的小爱为大爱,所产生的结果。大学生的个人风格也将由此四点来建立。这四方面的轻重比例,难免人人不同;但是念完大学却无法依照这四方面检验个人的心得,那就无异于「入宝山空手而回了」。

「新鲜人」一词代表生命阶段的开始。大学阶段只有四年,真可谓是转瞬即逝。但是这四年却是一个年轻学生锤炼全方位的生命能量的大好机缘。善用这四年的一切资源,可以日起有功,可以在结束时达成脱胎换骨般的惊人效果。反之,若是此时荒废光阴,很可能就会换来往后大半生的困顿与无奈。取舍之间,全在自己。

最后,如果我像学生所问的,「有机会重念大学」,我会怎么安排大学生活?说句实话,我会希望在大一时读到自己今天写的这篇文章,然后花上半天的时间想清楚:要如何调整心态、管理时间、学习课业与培养风格。至于我现在的期待,则是希望大一学生想象自己是在重念一次大学。

       (傅佩荣(1950年12月16日-),台湾学者,祖籍上海,辅仁大学哲学系毕业,台湾大学哲学系硕士,美国耶鲁大学宗教系博士。曾任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及所长、比利时鲁汶大学、荷兰莱顿大学讲座教授、《哲学与文化》月刊主编、黎明文化公司总编辑、《哲学》杂志总编辑等。现任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。傅佩荣在台大哲学研究所期间选修了方东美“中国大乘佛学”的课程,1973年方东美从台大退休,后受辅仁大学哲学系系主任张振东邀请,继续至辅大授课。)
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