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网易少林小子的博客

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爱财的士族及其变种  

2014-09-03 17:07:34|  分类: 个人观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发明的一种乐器,阮。今天的中阮,大阮,都是它的子孙。到了儿子辈上,退化了不少,但至少从面儿上讲,比祖约还是强些。阮孚小字胡儿,是他爹跟鲜卑婢生的,虽有半个胡人血统,但多少还有点雅趣,收藏家嘛,总比守财奴好听。一次,有客来访,见阮孚亲自吹火给木屐上蜡,边吹边说,不知道一生能穿多少双木屐!时人说,以身蔽财的祖约,不如吹火蜡屐的阮孚。 其实,这两位士族,半斤八两。两位官做得都不小,一个是平西将军,豫州刺史,一个是侍中,广州刺史,除了爱财的大名,既没有什么功业可言,也没有名篇可以传世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如果高官爱财,多半跟贪赃枉法有关,至少跟他们的权力有关。无论是俗的守财奴,还是雅的收藏家,只要跟权力搭上边,就都不干净。

发明的一种乐器,阮。今天的中阮,大阮,都是它的子孙。到了儿子辈上,退化了不少,但至少从面儿上讲,比祖约还是强些。阮孚小字胡儿,是他爹跟鲜卑婢生的,虽有半个胡人血统,但多少还有点雅趣,收藏家嘛,总比守财奴好听。一次,有客来访,见阮孚亲自吹火给木屐上蜡,边吹边说,不知道一生能穿多少双木屐!时人说,以身蔽财的祖约,不如吹火蜡屐的阮孚。 其实,这两位士族,半斤八两。两位官做得都不小,一个是平西将军,豫州刺史,一个是侍中,广州刺史,除了爱财的大名,既没有什么功业可言,也没有名篇可以传世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如果高官爱财,多半跟贪赃枉法有关,至少跟他们的权力有关。无论是俗的守财奴,还是雅的收藏家,只要跟权力搭上边,就都不干净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爱财的士族及其变种

官制度的缘故,世族豪门,不用费心读书,就高官可做,剩下的低级官员,也只给低级士族做。过去的耕读之家,变成了凭身份就可以做官的贵族。按道理说,贵族的时代,贵族自己是不大喜欢谈钱的。中国的西周,西方的中世纪,都是这样。因为地位世袭,收入稳定。况且,这样的时代,市场经济都不怎么发达,也没有谈钱的氛围。所以,反过来,是不是说,当时的社会,市场经济还比较发达,商业活动踊跃。后来尽管有战乱,南北对峙,买卖还是要做的。市场一发达,贵族也就谈钱了。就像西方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一样,贵族们身先士卒,先冲进海里,利用领地的特权,上演羊吃人的好戏。越是市场发达的时候,权力越是值钱的资源,不用白不用。 同样爱财,也有不一样格调的。阮咸的儿子阮孚,好的是收藏木屐。过江的士族,都穿木屐。这种东西,今天日本还有,类似于木头拖鞋,但有屐齿,穿上走路,掃諕哒地响,离老远就能听见。当年谢安,前秦的苻坚来侵,自己在家下棋,让侄子谢玄上前线,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。听闻侄子前方打了胜仗,假装镇定,若无其事,其实按捺不住高兴,一激动,把屐齿都给弄断了。谢家的谢灵运,也喜欢木屐,只是他是发明,发明了一种可以上山穿的谢公屐。而阮孚则是收藏,多多益善。但凡达官贵人们喜欢穿的玩意,中国人都会把它们弄出花样来,收藏也就值了。阮咸是竹林七贤之一,雅人深致。不仅能喝酒,而且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鸣

爱财的士族及其变种 张鸣 西晋的士族爱钱,史上有名。司徒王衍还假托于夫人名下,自己口不言钱,但却从来不阻止妻子弄钱。妻子气不过,一日王衍就寝,偷偷用钱将他围起来。成就王衍,发明了“阿堵物”这个词儿,一直用到今天。其实,让妻子或者亲属弄钱,自己假作清廉,这样的把戏今之官员都会,个个玩得精熟。虽然,他们倒不见得知道王衍这个人。到了王戎那里,谋财已经毫不避讳。家有好李,怕人得种,卖之前,个个用锥子钻过。当然,时人的记叙,也许有点夸张,那么大的官儿,卖个李子,一个个地钻过,这人工费也忒高了。合理的推断,应该是王戎比较善于经营,卖水果挣了大钱。 晋室东渡之后,过江的士族们,依然爱财。比较有名的是祖约,此公是祖狄的弟弟,祖狄有闻鸡起舞之名,立志恢复中原,半生都在跟胡人拼杀,仗义疏财,视钱财如粪土。没想到却有一个吝啬的守财奴的弟弟。祖约一生最大爱好,就是跟巴尔扎克小说《高老头》里的那个老葛朗台似的,没事数钱,检点财物。一次正在点检,有客来访,急急收起,还剩下两小筐,客人已进门。祖约以身遮住两筐财物,自始至终,身不动眼不斜,一直到把客人熬走了才算松了一口气。显然,他是担心客人见了他的东西,问他索要或者相借。 西晋是个士族贵族化的时代,由于九品中正选        西晋的士族爱钱,史上有名。司徒王衍还假托于夫人名下,自己口不言钱,但却从来不阻止妻子弄钱。妻子气不过,一日王衍就寝,偷偷用钱将他围起来。成就王衍,发明了“阿堵物”这个词儿,一直用到今天。其实,让妻子或者亲属弄钱,自己假作清廉,这样的把戏今之官员都会,个个玩得精熟。虽然,他们倒不见得知道王衍这个人。到了王戎那里,谋财已经毫不避讳。家有好李,怕人得种,卖之前,个个用锥子钻过。当然,时人的记叙,也许有点夸张,那么大的官儿,卖个李子,一个个地钻过,这人工费也忒高了。合理的推断,应该是王戎比较善于经营,卖水果挣了大钱。

爱财的士族及其变种 张鸣 西晋的士族爱钱,史上有名。司徒王衍还假托于夫人名下,自己口不言钱,但却从来不阻止妻子弄钱。妻子气不过,一日王衍就寝,偷偷用钱将他围起来。成就王衍,发明了“阿堵物”这个词儿,一直用到今天。其实,让妻子或者亲属弄钱,自己假作清廉,这样的把戏今之官员都会,个个玩得精熟。虽然,他们倒不见得知道王衍这个人。到了王戎那里,谋财已经毫不避讳。家有好李,怕人得种,卖之前,个个用锥子钻过。当然,时人的记叙,也许有点夸张,那么大的官儿,卖个李子,一个个地钻过,这人工费也忒高了。合理的推断,应该是王戎比较善于经营,卖水果挣了大钱。 晋室东渡之后,过江的士族们,依然爱财。比较有名的是祖约,此公是祖狄的弟弟,祖狄有闻鸡起舞之名,立志恢复中原,半生都在跟胡人拼杀,仗义疏财,视钱财如粪土。没想到却有一个吝啬的守财奴的弟弟。祖约一生最大爱好,就是跟巴尔扎克小说《高老头》里的那个老葛朗台似的,没事数钱,检点财物。一次正在点检,有客来访,急急收起,还剩下两小筐,客人已进门。祖约以身遮住两筐财物,自始至终,身不动眼不斜,一直到把客人熬走了才算松了一口气。显然,他是担心客人见了他的东西,问他索要或者相借。 西晋是个士族贵族化的时代,由于九品中正选        晋室东渡之后,过江的士族们,依然爱财。比较有名的是祖约,此公是祖狄的弟弟,祖狄有闻鸡起舞之名,立志恢复中原,半生都在跟胡人拼杀,仗义疏财,视钱财如粪土。没想到却有一个吝啬的守财奴的弟弟。祖约一生最大爱好,就是跟巴尔扎克小说《高老头》里的那个老葛朗台似的,没事数钱,检点财物。一次正在点检,有客来访,急急收起,还剩下两小筐,客人已进门。祖约以身遮住两筐财物,自始至终,身不动眼不斜,一直到把客人熬走了才算松了一口气。显然,他是担心客人见了他的东西,问他索要或者相借。

发明的一种乐器,阮。今天的中阮,大阮,都是它的子孙。到了儿子辈上,退化了不少,但至少从面儿上讲,比祖约还是强些。阮孚小字胡儿,是他爹跟鲜卑婢生的,虽有半个胡人血统,但多少还有点雅趣,收藏家嘛,总比守财奴好听。一次,有客来访,见阮孚亲自吹火给木屐上蜡,边吹边说,不知道一生能穿多少双木屐!时人说,以身蔽财的祖约,不如吹火蜡屐的阮孚。 其实,这两位士族,半斤八两。两位官做得都不小,一个是平西将军,豫州刺史,一个是侍中,广州刺史,除了爱财的大名,既没有什么功业可言,也没有名篇可以传世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如果高官爱财,多半跟贪赃枉法有关,至少跟他们的权力有关。无论是俗的守财奴,还是雅的收藏家,只要跟权力搭上边,就都不干净。        西晋是个士族贵族化的时代,由于九品中正选官制度的缘故,世族豪门,不用费心读书,就高官可做,剩下的低级官员,也只给低级士族做。过去的耕读之家,变成了凭身份就可以做官的贵族。按道理说,贵族的时代,贵族自己是不大喜欢谈钱的。中国的西周,西方的中世纪,都是这样。因为地位世袭,收入稳定。况且,这样的时代,市场经济都不怎么发达,也没有谈钱的氛围。所以,反过来,是不是说,当时的社会,市场经济还比较发达,商业活动踊跃。后来尽管有战乱,南北对峙,买卖还是要做的。市场一发达,贵族也就谈钱了。就像西方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一样,贵族们身先士卒,先冲进海里,利用领地的特权,上演羊吃人的好戏。越是市场发达的时候,权力越是值钱的资源,不用白不用。

官制度的缘故,世族豪门,不用费心读书,就高官可做,剩下的低级官员,也只给低级士族做。过去的耕读之家,变成了凭身份就可以做官的贵族。按道理说,贵族的时代,贵族自己是不大喜欢谈钱的。中国的西周,西方的中世纪,都是这样。因为地位世袭,收入稳定。况且,这样的时代,市场经济都不怎么发达,也没有谈钱的氛围。所以,反过来,是不是说,当时的社会,市场经济还比较发达,商业活动踊跃。后来尽管有战乱,南北对峙,买卖还是要做的。市场一发达,贵族也就谈钱了。就像西方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一样,贵族们身先士卒,先冲进海里,利用领地的特权,上演羊吃人的好戏。越是市场发达的时候,权力越是值钱的资源,不用白不用。 同样爱财,也有不一样格调的。阮咸的儿子阮孚,好的是收藏木屐。过江的士族,都穿木屐。这种东西,今天日本还有,类似于木头拖鞋,但有屐齿,穿上走路,掃諕哒地响,离老远就能听见。当年谢安,前秦的苻坚来侵,自己在家下棋,让侄子谢玄上前线,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。听闻侄子前方打了胜仗,假装镇定,若无其事,其实按捺不住高兴,一激动,把屐齿都给弄断了。谢家的谢灵运,也喜欢木屐,只是他是发明,发明了一种可以上山穿的谢公屐。而阮孚则是收藏,多多益善。但凡达官贵人们喜欢穿的玩意,中国人都会把它们弄出花样来,收藏也就值了。阮咸是竹林七贤之一,雅人深致。不仅能喝酒,而且还        同样爱财,也有不一样格调的。阮咸的儿子阮孚,好的是收藏木屐。过江的士族,都穿木屐。这种东西,今天日本还有,类似于木头拖鞋,但有屐齿,穿上走路,抃哒抃哒地响,离老远就能听见。当年谢安,前秦的苻坚来侵,自己在家下棋,让侄子谢玄上前线,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。听闻侄子前方打了胜仗,假装镇定,若无其事,其实按捺不住高兴,一激动,把屐齿都给弄断了。谢家的谢灵运,也喜欢木屐,只是他是发明,发明了一种可以上山穿的谢公屐。而阮孚则是收藏,多多益善。但凡达官贵人们喜欢穿的玩意,中国人都会把它们弄出花样来,收藏也就值了。阮咸是竹林七贤之一,雅人深致。不仅能喝酒,而且还发明的一种乐器,阮。今天的中阮,大阮,都是它的子孙。到了儿子辈上,退化了不少,但至少从面儿上讲,比祖约还是强些。阮孚小字胡儿,是他爹跟鲜卑婢生的,虽有半个胡人血统,但多少还有点雅趣,收藏家嘛,总比守财奴好听。一次,有客来访,见阮孚亲自吹火给木屐上蜡,边吹边说,不知道一生能穿多少双木屐!时人说,以身蔽财的祖约,不如吹火蜡屐的阮孚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这两位士族,半斤八两。两位官做得都不小,一个是平西将军,豫州刺史,一个是侍中,广州刺史,除了爱财的大名,既没有什么功业可言,也没有名篇可以传世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如果高官爱财,多半跟贪赃枉法有关,至少跟他们的权力有关。无论是俗的守财奴,还是雅的收藏家,只要跟权力搭上边,就都不干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